酱酱

辣鸡阴阳师毁我青春

[刀剑乱舞]爱的ACE

真的厉害,请大家鉴赏文豪作品

点点点:

女审神者,全员欢乐向。


----------------




“我是如此的喜欢你 可你对我好像不感兴趣——”




执务室中,歌仙和长谷部齐齐抬起头,意识到对方的动静,两人对视了一眼。


“今天也很精神呢,虽然不够风雅。”


“能够保持战绩即可,违逆主命之事,还是不要再经历了。”




“心态 没必要那么消极 世界上到处都是爱——”




审神者今日的歌声也是那么的清甜可人,充满活力。


初始刀和初锻刀双双提笔,一个酝酿青春赞歌,一个杜撰本丸战绩文件。








这个本丸的初始刀歌仙兼定初次睁开眼睛时,入眼是一团棉被。




八只狐之助抬着一捆绑得结结实实的棉被立在他面前。棉被中心突兀地长出一只人类之手,正被为首的狐之助按着,压在他本体上。




“10名!63447票!一千三百年一遇美少女!注定站上c位!你们凭什么!凭什么!”


棉被扭动如豆青虫,持续发出凄厉惨叫。




“哦呀,原来棉被亦可成精。”斩杀过三十六家臣的歌仙感佩于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正要作和歌一首,狐之助发话了:“这是审神者。”又回头敲了敲棉被,“这位歌仙兼定就是您的初始刀了。”




不等歌仙回应,狐之助们便抬着棉被一溜烟跑了。留下为首的狐之助恭敬地欠身:“审神者情绪尚不稳定,还请多多担待。”




此后相安无事。


在打刀寝室吟诵了四天和歌,歌仙终于闯入少女闺房:“失礼了。请履行职务。”




“我不做。”棉被的嗓子哑了,声音还是带着哭腔。脸倒是露了出来,凄凄惨惨,肿到看不出五官的一张少女的脸。




将哭得鼻尖红通通的少女连被子一骨碌抱起,歌仙打开锻刀房。在狐之助眼神授意下,他在被子里掏摸了一会,拽出一只细白脚丫,强行按上锻刀炉的数值按钮。




“我是压切长谷部。只要是主公的命令,无论什么——大胆!”自铁水中现出身形的初锻刀付丧神甫一落地,便对同僚亮出锋刃,“竟敢违逆主公意志,强行——”


歌仙一怔,审神者的脚便缩回了棉被里。




“行了,不这么干,这个本丸就完蛋了,长谷部你也该懂审时度势。”狐之助跳出来,一脸QB的无辜,“你们是审神者的刀,更是政府的刀,主命次序你想想清楚。”




压切长谷部安静收刀,沉默地看歌仙拽出审神者的手,又锻了四把打刀胁差出来。


——心情复杂,只有他是拿脚锻出来的。


倒是审神者因为那次拔刀对他另眼相看,依旧是躲在棉被里不动,吃食却指定长谷部奉上。






此后,便是搓刀装,组队,出战。前两个,歌仙受累抱着棉被跑动一下便可,可这最后一个,连狐之助无计可施了。


大家都要战斗,总不能随时分个刀专门拎棉被。


六把刀一只狐站在本丸大门面面相觑。




最终,沉默多时的长谷部站出来,拎起棉被往本丸唯一一匹马上一绑,上马挥刀:“出发。”


“叛徒!”棉被里,审神者高亢地尖叫,高八度直直震碎歌仙薄瓷茶具一套。




“狐之助说审神者唱过歌,原来是真的。”歌仙优雅拂开额发。






很长一段时间,除了初始刀初锻刀,其他几位都以为自家审神者是团棉被。




歌仙也不去否认,反正大俱利不关心,堀川只问兼桑来没来,鲶尾则全身心投入在帮助骨喰恢复记忆大业上。


这个本丸,真正长了脑子的,只有他和长谷部。




于是,白天捆着棉被出战,晚上喂棉被吃饭,倒也习惯成自然。就是去演武场时,对面队伍看过来的眼神总有些怪。


两位初始初锻只当看不见,索敌拔刀,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。




审神者也慢慢老实了,不尖叫了,说“手”就伸手,说“按”就按下去。


过了阵子,哭也不见哭了,脸渐渐消了肿,忽然一日从棉被里探出头来,倒把歌仙和长谷部吓得往后一闪。




“一千三百年一遇美少女,诚不我欺。”


怔愣片刻,歌仙用力鼓起掌,言之凿凿,仿佛今年不到七百岁的他真见证过千年似的。


而他身后的长谷部,一张严肃的脸已经整个红了。






审神者的事,狐之助也说过。当红少女偶像组合的新生代成员,入队志愿是“成为铁打的ACE”,刚刚崭露头角,就被政府发现拥有强大灵力。


正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战况吃紧时,霸道的政府哪管人道啦梦想啦,硬生生内幕黑手强行退团,告别演唱会都没开,就绑来了本丸。




原先看着那张肿脸还没什么想法,如今看见这漂亮模样,倒真心有些遗憾。


是可惜了。歌仙听见身后长谷部的叹息。




审神者又大又亮的瞳仁只朝两刀翻了一眼,说了句今晚要吃鳄梨沙拉,又缩回棉被里装死。




这会,两把刀心境已变,态度自然大变。长谷部脚程快,拔腿跑到厨房告诉堀川换菜单,又撒腿跑去万屋采买鳄梨。歌仙则打开了电脑,殷勤地搜索鳄梨沙拉的一百种做法。








沙拉是吃了,审神者裹着棉被坐在大广间,瞧都不瞧自己的六把刀一眼。


战场上短刀胁差已经捡来不少,算不上什么有力战力,加上跟审神者关系不好,也就没逼她唤醒。于是,来来去去,本丸里的战力,也就这么六把。


桌尾的鲶尾戳了戳长谷部,小小声问:“你们可算把棉被弄死了,换了个美少女啊。”


“休得胡说,还是原来那个。”


鲶尾可不相信,还要说些什么,堀川扯了他的袖子:“是原来那个,灵力是一样的。”


鲶尾还在说着些棉被大变活人的胡话,堀川已经两眼放光地发言:“主人,锻个兼桑吧,兼桑可好了,头发又乌又亮......”




这个堀川真是只顾自己,毫无眼色。没看见审神者脸阴得能拧出水吗?歌仙正要斥责,就听审神者吱了一声:“好啊。”


“哇,那我们要一期哥。”


“好啊。”


连大俱利都哼着点播:“烛台切。”


审神者眼皮都不抬,一道应承下来。




于是众刀欣欣然,高呼哈利路亚,一路护送审神者去锻刀房。


第一次凭两只脚走进锻刀房,审神者手起键落,江雪莺丸鹤丸萤丸一期一个个往外蹦,最后甚至出来个三日月宗近——就是没有一把三花刀。




万万没想到,发挥了实力的审神者是个欧洲来客。


歌仙同长谷部整个看呆了。


这边粟田口欢聚一堂,那边大俱利哼了一声就走。


徒留堀川一个刀哭着喊兼桑。


“莫慌。”歌仙好心安慰,“过了二图,兼桑满地都是。”


堀川听完,哭声更大了:“咱们一天出这么几次阵,这么久才推到鸟羽,什么时候能到三图啊。”


“那不然,你看我也是兼桑。”


堀川顿时哭抽抽了。




审神者漂亮的大眼睛一翻,兀自裹上棉被回屋睡觉去。






第二天一大早,棉被,不,是审神者叮叮铛铛按着电铃,吵醒了本丸全体刀剑男士。


裹着棉被往马背上一坐,审神者眼皮都不抬,言简意赅:“出阵。”




欧洲来客审神者主动助阵,推图有如神助,一路推到大阪冬之阵,眼见一期一振摇摇欲坠PTSD要犯,boss点掉落和泉守兼定一把。


又美又强的打刀自我介绍还没结束,堀川已经哭着扑上去,鼻涕一把泪一把直往天青色羽织上抹:“兼桑,我在海里想你想到生锈......”




“是个刀在水里都会锈。”鲶尾吐槽得欢,审神者缩在棉被里,依旧是那毫无生气半死不活的脸:“回城。”




此后日课推图,能捡能锻的刀很快到齐了,刀剑男士们阖家团圆老熟人重逢,本丸不胜热闹。


审神者却还是裹在棉被里,一副丢了魂的样子。


“政府作孽啊。”歌仙叹着气。








这日,推完本能寺地图,宗三正抽抽着说些什么笼中鸟炎火之梦,那边和泉守突然飘起了樱花——特化了。


“强大又帅气,我的fan增加了吗?”


最年轻刀剑男士的自恋发言大家已见怪不怪,鲶尾连吐槽都懒得吐。


马背上的棉被却突然动了。




审神者将棉被帅气地甩上半空,一个轻捷小跳翻身下马,精致的脸上第一次现出了鲜活表情。


她紧紧握住和泉守双手:“你也是要成为idol吗?”


“我们兼桑可是人称本丸爱斗露哦!”堀川不失时机地推销。




审神者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。


“天真。”


下一秒,她娇俏地眨眼,仿佛随时随地能放出电来。


“爱斗露算什么,我才是ACE。”




审神者第一次离开棉被,露出完完全全的真容,大伙这才能好好端详她,一身花花绿绿的蓬蓬裙,正是标准的打歌服。看这样子,政府是直接从演唱会后台绑来的。




“和泉守,你这衣服不行,你发个音给我听听,哎,算了,你还是跳舞吧。”


审神者亲亲热热地贴着和泉守,跟他灌输做少女偶像的好处。




“fans?当然会增加了,我第一次参加总选就拿了63447票,就是有6万多肯掏钱的fan,更别提海量的不花钱路人粉。”




“不过,我们资质不一样喔,你看我的瞳仁。十几亿人里,很少有我这么大的瞳仁,大家都说特别亮眼特别好看!全日本媒体都称赞我是一千三百年一遇的美少女哦!”




“当然啦,你资质也不错,跟我勤加练习,将来进神7没问题。那都是十几万粉丝起跳。”




和泉守链结得热血沸腾,又被审神者鼓动得浑身轻飘飘几欲上天。一加满属性就跳起来跟审神者到手合场练舞去了。




堀川不知哪儿摸了个摄像机屁颠颠地跟过去。




于是,本丸的日课,除了政府规定的那些项目之外,又多了一样,和泉守和审神者的歌舞练习。


每日里,快速地把政府日课敷衍完,审神者拖着和泉守占了手合场,对着新安装的整面落地镜,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练起来。




“这里要做兰花指,放到脸边时要歪一点头,像我这样!”


审神者踮起脚尖,无比娇媚可爱地歪头一笑,门口一圈围观的刀剑齐齐抽起冷气。


“萌昏我了。”鹤丸捂着心口,一翻白眼倒在一期一振身上。天蓝色短发的哥哥刀摸了摸发烫的脸,小小声赞美:“是可爱。”


“我是主人左足下走狗。”鲶尾痴汉力全开,揽着骨喰分配:“你就做右足下走狗。”


“哦。”骨喰不明所以地点点头,脸颊飞着一抹可疑红晕。




那边,歌仙和长谷部对着本丸财政情况长吁短叹。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全本丸几十口刀剑,一睁眼小判就逝去如流水。


可审神者懒惰升级慢,又只做日课,拿到的小判有限,刀剑们贪看审神者跳舞,个个不愿跑长途远征,也拿不到多余小判箱。


“这一大笔,是买落地镜的。这更大一笔,是音箱和话筒钱,这些是衣料钱,虽说烛台切负责缝制打歌服,比买成品便宜,可这这么多珠子水钻......”


握着越来越接近零的帐簿,初始刀愁容满面,初锻刀愁眉不展。




可审神者清亮甜美的歌声遥遥传来,两个刀精神为之一振。




“主开心就好。”


“是了,总比裹在棉被里风雅。”


“有几个审神者如我主稀有刀齐全?随她胡闹吧。”


“田里还有地瓜。饿不死那些乡下刀。”




本丸的大家干巴巴地啃着地瓜,精神世界美满富足。










过了阵子,和泉守兼定终于出师。


乌黑秀发上坠着华丽的红色流苏, 身着烛台切精心特制半透明打歌服,行动间雪肌若隐若现。


“你说,和泉守到底穿没穿底裤?”日本号疑惑地摸着胡茬。


端着摄像机的堀川无力回答,鼻血汹涌而下。




和泉守轻快地眨眼,娴熟地抛出一个飞吻。


堀川冲进了手入室。




“走,咱们上台去!”


双马尾的审神者头顶次郎设计蝴蝶结海军帽,脚蹬蜂须贺赞助金色小皮鞋,手上还戴着乱藤四郎制作的腕饰,亲亲热热地扯着和泉守的手,招呼上整个一队。




一路来到演练场,哗啦啦拉开战斗阵势。


对面却都是all99的打太队。


“好可怕哦。”审神者眼睛咕溜溜转。


“我主,同期的本丸练度都有这么高了。”长谷部解释道。




审神者看了看自己一众七八十级的打刀胁差,还混了个忙于练舞始终lv25的和泉守,认命地指了指对面all99的三花队,“第一场就跟他们吧。”




all99三花队自然瞧不上这边的阵容,见审神者星目含泪,一张粉嫩小嘴翘得可爱,纷纷表示小姑娘不要怕,我们手下留情,保证不打死。




审神者却一扬手,长谷部鲶尾他们齐齐后退,露出一排音箱,只留下场地中央一身半透明的和泉守和一身粉嫩的审神者。




music start!




审神者小拇指高高翘着,娇俏地拿着粉色的麦,甜美地唱起“我们势不战斗 相信爱的存在 高高挥起的拳头 任谁都有放下的那天——”




听得对面一众打太潸然泪下,明石国行本来就懒,这会更是摸着头发直说相信爱。


对面的女审正要鞭策自家太刀上进,走近一步。


恰逢和泉守一个风情万种的挺胯,半透明打歌服下若隐若现的六块腹肌和大长腿扑进眼里,脸上顿时炸开烟火。


“要了命了,要了命了。”


对方女审捂着脸蹲在地上,还不时从指缝里偷看。




一曲歌毕,余音绕梁。


对面的烛台切擦着眼泪卸了刀装,脸上粉红粉红的,正要说我们相信爱我们不打了各自回家去吧。


冷不防哐哐哐投石暗箭齐飞,把刚卸了刀装的all99打太们砸了个半死。


“说好的相信爱呢!”对方女审一张脸又红又白,不甘心地盯着半透明的和泉守,眼睛还不时往大长腿上瞟。


“你超时空要塞看多了吧。”和泉守天真无辜地回道。






审神者专业偶像出身,自然比和泉守上道,走到重伤倒地的打太们跟前,一个个亲切地握手,还直视着对方双眼轻声安慰。


对方本丸清纯的同田贯正国哪见过这阵势,被甜美的少女双手一握,直接吐了口血昏厥过去。




如法炮制,审神者带着和泉守唱跳了五首歌,今儿演武任务就顺利完成了。






数着政府发放的演武奖励,长谷部觉着这个很科学这个可以有。


歌仙打开网页说不可能咱们已经上审神者论坛黑名单了,下次一上场就会被痛殴。还是老老实实提高练度再行演武。




首战成功,审神者表演欲正熊熊燃烧,恨不得一天打十场演武。


可也不能跑去光挨打,只好带了队伍去阿津贺志山练级,把打太们紧急提升到93级,这才再战演武场。




对面的刀剑男士一见到审神者纷纷露出快活表情,五支队伍争抢着往审神者手里塞挑战书,顺便握个小手什么的。




演武场瞬间变身握手会现场。




“最近没来呢,嗯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~”某家青江歪着嘴,还想说些什么,就被队友塞了一嘴抹布。


“不舒服要喝热水。”某家陆奥守刚开口就被其他刀推到后面。“不会撩妹就闭嘴。”


“今天的小裙子超可爱哦!”某家鹤丸嘴甜地赞美。


“裙子可爱,我不可爱吗?”审神者戳着红扑扑的脸颊,娇滴滴地看他。


“可爱,可爱,世界第一可爱!”


鼻血瞬间染出丹顶鹤。


演武还没开始就倒了一个,那家莺丸一边道歉,一边拖他回去手入。




对面的女审们却很不高兴,wuli兼呢,wuli兼宝儿怎么没来。




“我也是兼——”歌仙话没说完,就被审神者按着脑袋压到地里做地瓜去了。


“兼酱他为了练习跳舞没能好好升级,不能来呢。好可惜哦,兼酱也超——级想见到大家呢。”


“换兼宝儿来,我们保证不打他!”女审们怒吼道。




半透明兼正在演武场门口候着呢。


歌仙忿忿地嘀咕着乡下审,出去把自家大侄子换了进来。




半透明兼甩着腰上俩金投石,按照审神者叮嘱,蹦蹦跳跳地进了场,还原地旋转一圈,摆了个“我很美我最美”的定格pose。


“今天兼酱要给大家表演新特技——扬沙迷眼~”




“呦——”女审们表示这个可以有。




一曲跳罢,大家纷纷高喊安可。和泉守得意洋洋地正要再跳一首,被审神者掐在胳膊上:“大家明天见哦。”


“你才学会两首,还不省着点现。”审神者压低声音警告。




于是,演武开始。




上场前,女审们纷纷叮嘱自家太打,不许对兼下手。


审神者那边也泪光闪闪地叮嘱每个握过手的敌刀:“人家好怕血腥呢,请各位下手轻一些哦。”




一场场下来,其他打太纷纷重伤倒地,好在总有个无伤笑到最后的兼桑,五场战斗险险c胜。


对手输得也很高兴。


各位刀剑表示很满足,来了就是赚到。女审们比刀剑更专业,掏出一早备好的手机相机签名板,拉着和泉守又是合影又是签名。


“不,不能摸那里。”和泉守颤抖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。


“啊,啊,住,住手。”


审神者眼睛一眯,对着敌刀们友好地挥手告别,只当没听见。






“我们红了。”负责监控网络舆情的初始刀歌仙兼定表示,已经收到上百个本丸的指名演武申请。


“去,通通都去。”一度被摸到全身发红的和泉守,这会好了伤疤忘了疼,兴奋大喊。他有了上百个fan呢!超开心!


大俱利他们上去一顿爆揍,“就你毫发无伤,我们个个都要挂点一百多次!”




同样挂点无数的长谷部却在长吁短叹说小判又不够了。


“主人不是收了挺多礼物吗?”


“礼物能换地瓜吗?”长谷部怒道,“天天送粉饼香水护肤品有什么用!主只有一张脸,十年都用不完!”


“我还收了耳环耳钉呢。”和泉守插话。


“下次跟她们说送玉钢!”


“我又不用修刀,我都不受伤。”和泉守一派天真。气得长谷部当场拔刀要送他去手入,堀川死命抱住主命的腰大哭,说兼桑他还是个孩子啊。




鸡飞狗跳中,歌仙很仙很风雅地转过身。


“重大利好,政府通知,大阪地下城开了。”




“小判!”


“耶!耶!耶!”


“加餐!”


“hey!hey!hey!”


审神者带着一众摩拳擦掌的打太,抗着锹下了地下城。




“三日月君,这里你最熟悉,加油哦~”审神者偏坐在小云雀上,晃动着亮晶晶的红色小皮鞋。牵马的最美之刀回首一笑:“哈哈哈,放心呦,小姑娘。”


一期一振偏头看了一眼。




三日月身为一千多岁老爷爷,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,一向高冷淡泊,从不去手合场偷看。然而,一期一振却无意间瞥见,老人家躲在房间里,对着堀川拍的录像,有节奏地挥动荧光棒——完全不在点上。


那之后,善良的一期一振常常去三日月房间,悄悄同他分享审神者最新视频:“这个是主人以前的演唱会个人cut,乱从万屋的黑市弄来的。”




次数多了,本丸里还传出了什么“三日一期”的奇怪流言。




三日月摆摆手说身正不怕影斜。


一期一振却很生气,他觉着自己堂堂天下一振,怎么着也不该是下面那个。




前五十层的敌队弱得不忍直视,打太们一路砍瓜切菜,终于来到五十层。


“小判!”


和泉守一个虎扑,抱住巨大小判箱。新打歌服,新首饰,新音响!他热泪盈眶。


“走,一百层还有个大的!”长谷部激动地挥刀直指前方。


“等——等。”小判箱后的地洞里,露出一个脑袋,博多藤四郎大喊着:“你们怎么不把我捞出来啊。”


打太队像没听见似的,一路雀跃着往51层去了。粟田口家大哥哥一期一振往后看了看,终究不忍心地转回来。




“博多啊。”他深情地看着弟弟。


“一期哥。”博多哽咽着,“地洞好冷,你快捞我出来。”


一期一振的眼神更真挚了:“本丸穷啊,实在添不起一口吃饭的刀了。你在这多呆几年,等主人红遍刀剑界发了财,再来接你。”


“那是几年啊!”博多惨叫着。




一期一振忍痛闭眼,拔腿就走。


“你给我等等!”博多抓住他裤脚,“你听我说,就凭你们这群二五仔,主人这辈子都发不了财,我,有我博多藤四郎给主人做经纪人,保证你们顿顿蓝鳍金枪鱼!”


一期一振心动地回首:“要中段toru。”


“中段toru。”博多用力点头。




成交。


一期一振扛起博多追上大部队。


恰好来到51层boss点,小判翻成了1.5倍。




“哇塞!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宝宝!”


审神者激动地跳下马,抱住博多在脸上“叭”了一口。




长谷部的刀差点出鞘。


还是歌仙按住他,提醒说一百层也能翻1.5倍呢。这才作罢。




打完一百层,本丸小小发达了一笔。


歌仙正和烛台切筹划着给大家加餐。


审神者却跳出来说,我们演出形式太单一不可持续,博多建议我在本丸选拔一批有资质的刀补充进来,组个S&T48(saniwa&touken48)组合,引入总选制度。刀选我已经考虑好了,就那些没到变声期的短刀胁差,加上嗓音似男似女的髭切。当务之急是拨出笔小判买新的打歌服和舞蹈鞋。




歌仙平静地点头,唰唰把刚写好的菜单撕了,宣布这个月继续吃地瓜。


“咱们必须全力支持主人的梦想。”


心里头,早把博多千刀万剐了一亿遍。






这边,博多经纪人一上任,立即接洽一百多场有偿演出,观众横跨两百多个本丸——有些穷的本丸就跟隔壁本丸出钱合办。


看着合同上的小判小判小判,歌仙喜悦地拍着博多的肩,我一见你就知道是个洋气的,跟乡下刀不一样。


菜单从垃圾桶里捡回来,又喜滋滋地添了道蓝鳍金枪鱼中段刺身。




问题又来了,本丸间要通过特别隧道串联。偶尔在本丸间串门可以,天天流窜是要被政府打击处理的。


可博多就是博多,从歌仙这支走一大笔钱,很快S&T48各本丸巡回演出的批文就下来了。


有钱能使鬼推磨,让神拔刀,更别提叫政府部门盖几个章了。




说是S&T48,其实也就十来把声音软糯适合反串的刀。审神者说了,人数不是问题,xxx48里,镜头能拍到的也就那么十来人。


短刀们白天唱歌练舞,晚上一边推6图一边跳舞。小孩子的身体柔韧,比和泉守学起来快多了。


髭切原本真剑必杀就扭得十分魔性,这几个简单的小动作也不在话下。




烛台切带着膝丸不眠不休地缝了十个晚上,赶制好全部服装。


S&T48巡演终于轰轰烈烈地展开。




和泉守和髭切一人一件透视装,荡啊荡地在舞台两边伴舞,撩得女审们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
站在c位的审神者带着一众穿着蓬裙的短刀胁差载歌载舞。


旋转跳跃还飞着吻,台下的刀剑男士们带感地挥舞着荧光棒,训练有素整齐划一。






“台上那个和泉守比我好看吗?”某个本丸的兼桑不解地问自家堀川。


“那些性感动作,您扭得出来吗?”他家堀川一边摄影一边问。


“不能。”兼桑点头,掉头继续挥动荧光棒,喊着台上审神者的名字:“麻璃子超可爱!”




麻璃子是审神者当初艺名,虽然没有公开声明,这会,审神者当年演唱会录像早就在无数本丸流传开了,大家都默认地喊她“麻璃子”。




“一期哥也喜欢麻璃子吗?”某家厚看着自家一脸痴迷的大哥。


“不,不是。”那家一期一振捂着脸,“我知道那是前田,但是,穿裙子还抛媚眼的前田——啊!”


“一期哥你醒醒。”厚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台上的麻璃子,蹲下给自家大哥做起了心肺复苏。




百场巡演结束,博多又马不停蹄地卖起了cd写真还附带投票券。




第一届S&T48总选结束,本丸里小判堆成山,大伙顿顿蓝鳍金枪鱼toru,审神者更是开心得一口气把数珠丸也锻了出来。




“我早就说过,我是注定要成为ACE的女人!”抱着人气投票第一位的奖杯,少女高坐在主位,金色的皇冠在灯火下一闪一闪的。


那边和泉守却哭得缩到了桌脚,这次投票他别说进神七,根本是倒数第二,垫底的只有髭切。


毕竟投他俩的,不是审就是堀川膝丸,跟每个本丸那么多直男刀相比,毫无竞争力。


“哎呀呀,垫底也挺好。”髭切神在在地笑着,摸出一瓶红色指甲油塞给和泉守,“这个我也用不着,转送给你吧。”


“我不要——”和泉守哭着跑了出去。




这边审神者得意洋洋,那边S&T48却闹起了内讧,神七成员乱藤四郎一言不合修行去了。


三天后,回家的极·乱藤四郎女子力飙升,撒娇卖萌比审神者更胜一筹。


审神者仗着一千三百年一遇美少女的脸,并不当回事,第二次总选就摔了个大跟头。




捏着人气选举第二名的牌子,审神者恨恨地盯着头戴皇冠的极·乱藤四郎,恨不能把他塞进刀解炉。


卖点是积极乐天美少女的审神者自然不会自崩人设。


和依旧倒数第二的和泉守抱头痛哭一场,审神者扯着他进了锻刀房,把门一关,说是特训去了。


锻刀房有什么好特训的。长谷部捏着刀柄,在外面焦虑地转来转去。




两个半小时后,审神者牵了个同自己一般高的黑发美少女,啊不,美少年出来。




这么快孩子都生了!


长谷部眼泪快要掉下来。




审神者言简意赅地介绍,“这是兼十四。”


长谷部上下一打量,不知审神者动了什么手脚,看刀身还是和泉守兼定,身材却变成了十四岁的模样。


反正审神者是个神奇欧洲来客,修正刀剑外在年龄大概也是固有技能。




本丸头号兼粉堀川国广欣然接受了身高年龄都缩水的兼十四,至少那把乌黑亮丽的长发一如既往嘛。






给兼十四穿上蓬蓬裙,审神者牵着他,一会摸脸一会公主抱,在巡演中把甜蜜百合人设进行到底。


不愧是xxx48里打拼过的,第三次总选,审神者重新登基,和泉守——兼十四也如愿进入神七。


姐妹花喜悦地抱在一处,热泪盈眶,嘴里还小小声地说着体己话。




颁奖台下,各本丸刀剑fans哗啦啦直鼓掌。




台上姐妹花的体己话却是这样的——


“你嗓子真难听。”


“你大腿那么粗别穿短裙了。”


“丑男。”


“肥女。”




重回第二位的极·乱藤四郎孤独地站在旁边,嘴巴都要翘到天上去。






几家欢喜几家愁,这边大家庆功宴吃得正兴奋,律师信来了。


一元广,正是审神者当年所在组合的制作人,指责S&T48盗用他人音乐谋利。要上告法庭索要天价赔款。


歌仙他们对版权没概念,不当回事。审神者论坛却飞快地流传开了S&T48要倒闭的消息。




审神者急到快昏厥,舞都不跳了,又裹回棉被里。




大俱利他们见怪不怪,新来的刀却吓到了,好端端的美少女怎么变成了棉被。江雪山伏数珠丸三个和尚抛却教派成见,围着棉被念经驱魔。石切丸也挥着本体做起了治病祛邪。


棉被一动不动。




三天后,博多抱着个电视进来,给棉被播了段现世的新闻。




大意是少女偶像舍弃小我为国出战,不忘坚守本业安抚军心。


记者还采访了各个本丸的刀剑和审神者,大家纷纷表示日复一日的枯燥战斗,是S&T48拯救了我们的心灵。




节目的最后,一元广抹着泪表示我写的歌曲能安抚到那个世界的刀心我深感欣慰,他们都是为了现世和平而战的战士,什么版权费我是一分不会收的,这是我们业者的义务。


还对着镜头大喊麻璃子,叮嘱她好好做审,勤于练习,绝不能丢了xxx48的脸。




审神者把头探了出来,博多又拿出一元广寄来的协议,表示S&T48从此就算xxx48姐妹团,宣传共享,版权费象征性收点。




博多打着计算器算了个数字给审神者看,这数字可以接受。




审神者重新抖起来,换上打歌服,召集S&T48,打开本丸通信,宣布了给贫困本丸义演募捐的消息。




一时,刀声鼎沸。


S&T48复活啦!


阔绰本丸的刀剑男士们额手相庆。


S&T48赈灾啦!


快要倒闭的贫困本丸们欢喜雀跃。




至此,经历波折的S&T48终于成为刀民级偶像团体。




刀民偶像团体的铁打ACE,站在天守阁最高点,感慨万千地俯瞰她的领地。




审神者看向左边:“歌仙啊。初见时,你把我的梦想不当回事。”


歌仙摇着头表示现在我完全臣服在主人的蓬蓬裙下,您看我新写的舞曲恋歌还需要修改吗?


审神者点头首肯,又看向右边:“长谷部啊。你支持我,却只当我胡闹。”


长谷部惭愧地捧心是我目光短浅了,主是唯一的伟大的ACE。




“被政府绑架时,我也曾灰心绝望。”


审神者重新将目光投向远方那历史的迷雾:“但是,命运境遇和强权都无法摧折梦想,只要有爱,梦想一定能够到达。”




“我不是唯一的伟大的ACE,爱才是。”


一千三百年一遇美少女审神者微笑着说。


(谢谢观赏)


----------------


一个爱能发电的正能量故事。作者随便放飞一下自我。


现实无法摧折梦想,让我们用爱浇灌世界,开出美丽的梦之花!


作者不对任何ooc负责,也不对引用xxx48歌词负责。


照例是感觉还不错就点个热度(比心),点个推荐(比拇指),留个言呗。

评论
热度(502)
  1. 酱酱点点点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的厉害,请大家鉴赏文豪作品
©酱酱
Powered by LOFTER